我们青年有智慧:让1.5万吨高铁大桥“轻盈”转体

时间:2024-05-29 19:04:09 来源:广州市品茶工作室微信

  随着现代交通体系的轻盈不断完善,新建设的智慧桥梁有时不得不经过一些铁路或公路的上空。如果让对应的让万铁路或公路停运,那不仅会产生巨大的吨高经济损失,更会给当地居民的铁大体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于是桥转,桥梁转体施工技术应运而生,轻盈采取“先建后转”的智慧施工方法,先在两侧空地进行施工,让万待桥梁上部结构完成后转体跨越下方的吨高铁路或公路。潍烟高铁就有这么一个青年工程师突击队,铁大体操纵国内100米以上跨度最小半径、桥转最大纵坡转体T构梁,轻盈让1.5万吨重的智慧高铁大桥“轻盈”转体。如今,让万潍烟高铁正线铺轨已全部完成,进入了开通的倒计时。高铁“再提速”的背后,是青年工程师突击队带领大家创造的“潍烟速度”。

  笨重“桥墩墩”的乾坤大挪移

  笨重的“桥墩墩”,如何实现转体?工人们都凝神静气望着距地近50米的空中,随着现场总指挥一声令下,在密雨中,这根重约7860吨的T字形桥墩慢慢地侧身转体,横跨蓝烟铁路,成功对接合龙潍烟高铁福山特大桥连续梁。潍烟高铁6标段副总工程师孙鹏飞想起福山特大桥顺利转体合龙的场景,至今仍觉得无比震撼。建设之初,项目建设团队根据潍烟铁路现状、交叉角度及拟建转体桥结构形式,决定“先建后转”,即先分头施工,再使用平转法转体施工工艺。这些硬核技术性词语确实让工人们难以理解,因此青年工程师突击队最初就是要琢磨怎么把技术术语转化为生活中的词。孙鹏飞笑着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就像芭蕾舞演员那样,上台亮相后,先是双臂展开、单脚尖触地直立,以脚尖为中心完成身体直臂旋转,“不过,7860吨重的桥墩侧身转体,要随时根据现场数据调整速度、角度、扭力等,缓慢地进行,才能保证桥墩转体后与前后桥梁严丝合缝地合龙对接上。”说到这儿,工人们清楚了,这就是让大桥“跳个舞”嘛!

  确定了建设方案,青年工程师突击队又迎来了新的问题。潍烟高铁跨青烟直通线,两座转体桥梁重量均为1.5万吨左右,是国内100米以上跨度最小半径、最大纵坡转体T构梁,施工安全风险高。

  直接在铁路线上修建大桥是工程界人尽皆知的重大难题。首先,桥梁的搭架施工需要一定的场地,铺开的施工机械、设备必定要影响到下方铁路线的正常运行;更要命的是,施工时一旦发生点小差错,万一掉了点东西下去卡在了铁路线上,对火车的通行是一项巨大的威胁,更不必说若是砸坏了火车,那麻烦就更大了。

  正当大家都在为这个难题发愁时,孙鹏飞却意外找到了答案。原来,孙鹏飞和一位身材较胖的技术人员闹着玩,他轻轻推了同事一下,没想到同事纹丝不动,而他自己却被反弹出了两步。这个小小的意外让孙鹏飞灵感迸发,他想到了物理学“力的反作用”原理,进而想到,如果不吊装建材,而改为通过反力预压装置把建材“压”上去,形成“反压”,不就能解决铁路线上修大桥的吊装坠物风险了吗?

  凌晨,城市一片寂静,潍烟铁路项目上却灯火通明,随着最后一辆列车驰过,潍烟铁路进入封闭施工“天窗点”。最终在“一个天窗”26分钟内,实现转体完美,对接分秒无误,潍烟铁路福山特大桥跨蓝烟铁路实现“乾坤大挪移”,确保了施工安全。“推广后,咱们‘基建狂魔’又将一项关键技术给‘白菜化’了。”孙鹏飞说。

  让百姓享有“静静”的自由

  建筑施工现场发出噪音,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顽疾。尤其是潍烟高铁福山特大桥的建设地点处于市区,周围有小学、检察院等。解决噪音问题关乎工程的温度,这也成了青年工程师突击队的成员们遇到的又一个难题。

  既要百姓安居,又要推进进度,怎么办?潍烟铁路6标项目工程部长杨杰说,他们设计了“遍地开花”的工作方式,即“在高铁大桥墩子下面搭好支架,一个支架上就可以两边同时施工”。

  就这样,之前需要180天才能完成的工作,改变方法后只用了60天,大大缩短了工期。福山特大桥完成后,该路段建设顺利完成,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在项目中成长,边学边干

  青年工程师突击队的技术也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95后杨杰不是技术人员出身,大桥转体涉及许多力的计算问题让他犯了难——预应力怎么计算?建设方案如何编写?工程软件如何应用?……面对这些专业的问题,杨杰在日记里写道:“当这一个个问题摆在我的面前,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沉下心,我可以!不会就学,不懂就问,必须计算出最合适精准的数值后再实践,身边的领导、同事都是我的老师。”

  杨杰常被突击队的成员们称呼为“拼命三郎”,晚上学到12点对他来说是常事,根据一系列复杂的测算公式和方法,计算好力的数值后,第二天他再把数值应用到实地建设中,边学边干。“我不断总结,完善了桥梁工程需要建立的平面坐标体系、高程体系、时间体系,在时空关系上对桥梁建设工作作出了详细的理论总结。我发现,这些体系的建立不仅可以提高施工的效率,还有助于提高整体工程管理水平。”项目报告里,他的成长脉络有迹可循。

  年轻一代的工程师不仅是知识的继承者,更是创新的推动者。

  在过去的施工中,预应力管道的封装一直是一项棘手的任务。传统的方法,如用胶带缠绕,不仅工人难以操作,而且容易受水泥浆侵蚀,导致管道堵塞带来隐患。然而,这个问题并没有让青年工程师突击队望而却步,杨杰率领技术人员查阅大量资料,进行反复实验,终于有了一次突破性的创新——他们采用了热缩套管进行密封衔接,不仅提高了封装质量,而且克服了胶带怕水、易受污染的弊端,为管道的长期稳定运行提供了可靠保障。

  “当我看见热缩套管取代了常规的胶布缠绕在预应力管道上,也许这对于整个工程来说只是小小的改变,但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实实在在的付出,意味着数不尽的白天黑夜和翻不完的文献资料。对工作的热爱,让我们坚持下来,也正是这一个个小小的成就感,赋予了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杨杰还记得听孙鹏飞解读项目文化时说过,“谋发展”不仅指开发到新的项目,更是指项目管理水平获得整体提升,通过项目培养人才、锻炼人才,才是真发展。“边学边干,以学促干,日有所进,与有荣焉!”

  潍烟高铁是国家沿海高铁和环渤海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沪高铁二通道向山东半岛的延伸,是未来渤海海峡跨海通道重要的后方铁路干线通道,对优化京沪铁路通道、完善国家铁路网具有重要意义。如今,回望整个建设过程,孙鹏飞感叹道:“当初这里还是一片广袤的庄稼地,如今铁路就像一条巨龙盘旋在土地上。”(记者杨月 牟昊琨 实习生 任馨蕾 韩文艺)

推荐内容